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→活在當下←

今を生き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CN:9月25。 燃腐雙修,正太控,子供/少年/热血/竞技 X,LArc 全员粉。wower-三区布鲁塔卢斯BL

被时光遗忘的我们—曾经属于我们的卡琳特【by:印の水】  

2009-07-22 21:28:53|  分类: 梵音囈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對於沒玩過天2的我,有很多都不會懂的,但是從初段看到最後,說不出是因為什麽而流淚了。還記得貓貓姐介紹小白給我認識的,我說:我叫麥麥。握爪……

轉眼已經認識這么久了。我那時候說,等我過些時候我也要玩天2,你等我哦……

記得小白不時說關於天2的事,說不想離開,可是… 記得她說很難過想離開,但是又很想繼續留下來,想等他們回來… 記得那時候她說想回去,但是… 

 曾以為【異教徒之書】、小帕,能成為一個回去的契機……但是,現在她說這是她最後為天2寫的文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文:印の水

【被时光遗忘的我们——曾经属于我们的卡琳特】

终于是有勇气打出这个标题,也终于有勇气这样微笑着说起四年前的那些有点疯狂的日子,因为是在天堂2因为是在曾经的33F卡琳特,所以那些记忆从来没有忘却过。

为什么是卡琳特?曾经的自己抓着休的手臂不满的问着,为什么不是卡特琳!雪丢过一个白眼说,从来都是卡琳特好不好,只有你这个笨蛋会把卡琳特记成卡特琳。

是的,一直的一直,直到卡琳特合并成卡因,卡因又一次被合并,偶尔的一次提起才猛然发现,只有自己是把33F的名字都记错的人。四年,或许更长的时间,记忆有缺陷的自己直到现在依旧只记得33F卡琳特,3F卡因。

记得卡琳特是因为我们在那里存在过,而卡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我们找不回某些重要东西的地方。

曾经的那群人,在卡琳特那个世界里只是很渺小也不特别的存在。

也许曾生活在卡琳特的你我曾经擦肩而过过,也许我买过你的东西你也买过我的东西,又或许我们只是平行线没有交集过,但是那里,我们真心的喜怒哀乐过,那些鲜明的记忆从不会因为卡琳特的消失而从我的记忆里消褪。

只是,梦一样存在的卡琳特,梦醒以后就什么都不剩下了,有时候也会怀疑,那些日子是真的存在过吗?被休带入天堂2的自己,其实并不热衷于网游的自己,怎么会轻易的掉进那个无底的坑里,再也爬不出来?

也许是休的兴致勃勃,也许是因为那么近距离的接近到终,又也许是真的被那时候天堂2的CG震撼了,一边是休和终她们专注的脸,一边是精致得梦幻般存在的天堂,没有犹豫的就这么走了进去,那是近二十年生命里对动漫之外的一次期待和执着。

不是为了游戏而走进的天堂,走进的卡琳特,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,可以说我们很奇怪,可以说我们的想法很好笑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,时至被天堂伤得遍体鳞伤的心还没有完全愈合的现在,我们依旧这么认为着。

天堂2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个游戏,我也从未当它是个游戏。无论是休,终,雪,还是葡萄,虽然她们没有说出口,但是每次提及天堂的种种,我们的心情总是相似。

同在一个世界的我们怎会为了区区的一个休闲游戏这样的伤神?

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?什么时候提及的天堂不再是那些开心搞笑的经历,而变成了埋怨的碎碎念甚至是无声的叹息?卡琳特不在了。

天堂给了我们一身的伤,细碎的伤口直到最后产生了巨大的疼痛。那些常常被回忆起的日子,在我们谈论什么的时候总会被提及。自己也是在那里学会且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。

与休的双练笑话连篇,第一次玩网游才知道自己是严重的路痴。那是肆无忌惮的欢笑。

11级的小人法第一次见到游戏里的终,座龙上那个华丽的男人法就这样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——原来男号不是男生的权利。那是源于心底的崇拜与向往,成为之后直至现在都不想改变的偏执。

在课堂上因天堂2被雪和葡萄搭讪,拐带了她们之后不顾老师的白眼孜孜不倦的议论着我们的中心。那是无忧无虑的畅快。

第一次玩男号的独立生存,混出的结果是被人称兄道弟,还拐到了立志要当舞男的某只一名。那是被自己寻找的生存世界。

第一次为了老大的一句你的女号要20级我就收你入盟,只好乖乖回去把丢了很久的女号自己拉上一转。那是第一次为了目标而努力坚持。

盟练,组队,认识的,不认识的,逐渐熟悉。那是第一次什么叫做队友,什么叫做队伍。第一次在急着升级转职的时候被队友害挂。那是猫爪的难受与小小的在乎。

舞男说会回来,等过完年。那是无奈且无聊的等待。

第一次被杀,第一次被认识的人杀,第一次因为雪与人反目而被那人反复的杀却没有还手的余地。那是愤怒,那是从骨子透出的无可奈何与无力挣扎。

第一个说离开天堂的朋友,无法挽留。那是难过,离开代表着失去。

那夜的争执,雪和舞男的刀剑相对,一个对我说我要和你绝交,一个对我说别理我别跟我说话。那是第一次在电脑面前的流泪,哭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。人少了,无聊了,于是开始练剑舞的号,一转到二转一个人一堆药和蛋,在一个无人的角落自己活着,装备不好还越级打怪却一次额没有挂过。那是突然的发现身边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,无聊终于变成了寂寞,寂寞让等待的心更加沉重。

老大说,你选一个吧,你要你的男号还是女号。那是第一次被迫的选择,很疼痛的一刀,把过去和记忆全部斩断。

休说了要暂时离开,终也说了,天草说了,很多很多的人说了,也很多很多的人走了,老大赶走了盟里的人,只剩下因老大的要求转成先知的我,那是第一次毫不让步的坚持,等待,期盼失去的梦还能用自己的双眼看见。

终于走的人再也没有回来,休说终将自己的号永远的伴随卡琳特沉睡的时候,自己习惯的仰望着奇岩的的蓝天,看着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却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。那是隐约的明白,有些东西就这样没有痕迹的走了,只有留在原地的自己仍在等待着不可能的奇迹。

挣扎,犹豫,对红名深到骨子里的恐惧,对自己无力自保的职业深深痛恨竟也变成了无所谓的麻木与随意,不会反抗的自己终于也走上了杀人的路。那是被迫改变的自己,被所有人遗忘后,被卡琳特遗忘后想生存下去就必须改变的自己。新年的第一天发现自己被盗号了,那小小的号,那些不值钱却是在自己最穷的时候都没有卖掉的装备,那些仅存的记忆也是这么简单的毁了。

那是现实给了犹豫挣扎在走与不走的自己最痛快的一刀,对着什么都没有的空号,自己居然也笑了。

愤怒过,悲伤过,也后悔过,只是时间和现实让自己明白失去的东西真的找不回了。

那是努力也找不回的,随着卡琳特的消失泯灭了痕迹,一次次走回去,却还是被逼着离开,天堂没有了我们的容身之所,我们都是属于过去的人,我们就这样被时光遗忘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QQ都开始隐身,怕被人看见,怕被人问,喂,你还在玩天堂吗?那样自己真的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来回答。

提及天堂成了心口淡淡的伤痛,时间无法让它愈合。

离开天堂以后找过很多游戏,和休她们期待着一个能在我们心中代替天堂的存在,只是直到两年后的现在,我们依旧没有能找到。天堂在那些个网游里并不是最特别的,但是在我们这群人心中它是独特存在的,就像卡琳特,没有能替代它的存在,没有能替代它的记忆。

因为怀念我们频频回首,也希望看见新的希望,让我们重回天堂2的契机。

于是一年前的休反反复复的说,要是天堂出翼人的话,那我们就回去。

于是一年前我的梦里有了可以飞翔的翼人,有了遍开樱花的新地图,我流着泪对麦麦说,我想回去。

只是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没能回去,我们也只是远远的站着,看着天堂的成长,看着它要走的路。休总是把天堂2官网的地址保存着,有空总会看看有什么活动,然后跑来告诉我天堂又更新了几章,天堂又和合服了,只是到现在我依旧没能记得现在的天堂是几章了,现在我们的号是在哪个F。

有时还会上游戏的雪也会在聊天的时候说到天堂怎样怎样了,又有什么新地图,出什么新BOSS了,听着听着只觉得天堂陌生了,越来越遥不可及了。

或许是逃避的心态吧,真的不想看到那些距离,那些我们怎么也无法跨越的距离。究竟是我们舍弃了卡琳特,还是天堂舍弃了我们,真的说不清。无可奈何的离开,我们这样的一群人被现实逼得放弃,因为真的在乎才会觉得那些过去也是伤痛。

所以最初离开的时候,我们都拒绝天堂的一切消息,闲聊的时候也尽量对天堂闭口不提。

天堂一次对于我们已经沉重到说不出口的地步,虽然每个人离开的理由都不一样,但是从犹豫到舍弃的心情是一致的。

也许,那些轻易说出要离开也轻易离开的人不能理解我们这样的心情,他们不会理解我们喜欢天堂的理由,不会明白我们反反复复的挣扎与疲惫。

对于他们来说,游戏就是游戏,只为了消遣打发时间,寻找乐趣,所以他们可以在里面肆无忌惮的PK杀人和欺骗别人,他们觉得这样才是快乐,才是玩游戏的意义所在。玩游戏就是要玩才对,天堂只是个游戏。

很多人这么说,也许出我们以外的人都这么认为,我们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一群,无论是想法还是信念,于是我们被现实逼着离开,那已经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了,容纳我们的卡琳特已经不存在了。

这么想着,也这么离开了。我们与天堂背道而行,越走越远,偶尔我们还会回头,但是天堂却从未为我们回头,也不可能为我们回头。

我们终于知道我们才是该消失的那一群,随着卡琳特消失在天堂的历史里。只有卡琳特会留下一个名字,而我们,什么都不会留下。

记得想回去而逛遍很多网吧找天堂这个游戏的时候,遇到一个同样玩过天堂的男生,我看着他玩着单机游戏说着天堂的时候那种笑得苦涩的表情。他说自己不会再玩网游了,再也不会了。

因为天堂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感情。

今时今日我已经记不得他的长相,只知道他和我差不多大,玩天堂至少两年时间了。

但是我仍记得他看着电脑屏幕淡淡苦涩的说的那句话,我想我用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那时候听到的声音。

他说,我恨天堂。

他用了恨这个字眼,那么强烈的字眼。后来我告诉了休,休沉默了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至于自己,曾经真的恨过。

当被雪和葡萄埋怨带她们玩天堂的时候,当她们说后悔,说四年的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的时候,自己也是真的恨过的。

但是在心底还是感激着天堂,因为天堂让我认识了终,结识了雪和葡萄,还有许许多多在卡琳特知道印水这个名字的朋友,感激那些充满喜怒哀乐情绪的记忆。我们已经被时光遗忘了,也被天堂遗忘了。

我们走了很久,却从没有忘记过这个名字。33F卡琳特、曾经属于我们的卡琳特。在我们的心里,她从来没有消失过。卡琳特于我们同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些天坐车经过一家网吧的时候,发现网吧的广告横幅上是天堂的火龙图,于是傻傻的看了很久,直到它在视线中消失。

后来一天晚上下班,就这么站在那家网吧门口,抬头看着那头巨大的火龙,看了很久很久,回想那些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心动魄的时光,也只有笑一笑作为结束。

现在有时候会想回去看看,看看《帕黎恩狂想曲》里的那些个地方,看看那些新的或旧的地图。

说起来真的很丢脸,从一章就开始看着天堂成长的自己,去过最远的城市只是亚丁,打过等级最高的怪只是精灵谷的独角兽。地龙只是在体验的时候砍过几刀,火龙只在CG里瞻仰过,就连巴温也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光临古村的时候被他踩过一脚。

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,想去看看,只是总没有机会。

天堂的梦醒了。

总是整天整天坐在奇岩看着蓝天发呆的小小先知,一路奔跑过那些留有回忆的地方,消失在时光的缝隙里,陪着休,陪着终,陪着雪,陪着葡萄,陪着舞男,陪着那些离开的人,永远的沉睡。

我们还要过我们各自的生活,我们还有很多个四年。

只是,十个四年之后,现在的你们还会记得天堂吗?还会记得现在的一切吗?

那么,你们当天堂只是个游戏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